□王智新
  巴西世界杯四強最終演繹成了完美的“歐美雙雄會”:各有兩個名額,各在兩個半區。四支豪門球隊也各有足夠多的擁躉,最終誰能晉級決賽要看上帝的垂青了。
  巴西世界杯也集中了世界足球王國的權貴: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歐洲足聯主席普拉蒂尼和國際足聯第一副主席、主管財務大權的格隆多納。如果讓這三個人為世界杯半決賽投票,結果會怎樣呢?
  沒有懸念,普拉蒂尼會支持德國和荷蘭晉級,兼任阿根廷足協主席的格納多納自然支持阿根廷進決賽,至於布拉特嘛……難道他會折中希望歐美各有一支球隊進決賽?
  錯。如果有投票權,布拉特會把兩張選票一張給巴西、一張給阿根廷。布拉特沒有那麼關心美洲足球,但他十分關心美洲的選票,同時一舉兩得地打壓歐洲。
  2014年世界杯是國際足聯2015年大競選前最重要的前哨站。由於今年六月布拉特出爾反爾地宣佈要謀求連任,被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普拉蒂尼憤而表示不支持這一決定——這一天,恰恰是本屆世界杯開幕前一天。分道揚鑣的布拉特與普拉蒂尼已由親密戰友變身為競爭對手,雙方雖如影隨行地出現在世界杯各大場合,但卻是貌合神離,勾心鬥角。這一幕堪比《紙牌屋》的宮鬥劇雖然離奇,卻並不陌生。
  2011年,曾為布拉特連任立下汗馬功勞、被視為前者“跟班馬仔”的亞足聯主席哈曼宣佈競選國際足聯主席,立馬由布拉特面前紅人變身眼中刺。老謀深算的布特毫不避嫌地拉動用“道德委員會”這一工具大肆調查哈曼及其支持者,終於在競選開始前將其逼退,隨後還“痛打落水狗”,將哈曼趕出亞足聯,宣佈對其“終生禁足(“禁止參與任何足球活動”)”。
  在哈曼與布拉特的殊死爭鬥中,各大洲地位最重的歐足聯主席普拉蒂尼的態度至關重要。哈曼與布拉特為拉攏普拉蒂尼使出了同一招:都宣稱如果普拉蒂尼支持自己,自己將會在2015年國際足聯換屆時支持普拉蒂尼當選。普拉蒂尼最終選擇支持布拉特,後者也公開宣佈到2015年為止,將是自己任期的最後一屆。然而對於翻雲覆雨的政治家來說,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更沒有永遠的諾言,只有永遠的利益。當年已78歲、做了17年國際足聯秘書長、16年主席的布拉特世界杯前出爾反爾要繼續謀求連任時,普拉蒂尼的公開反水也頗有“是可忍諸不可忍”的意思,這將是國際足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級別最高的一場政治鬥爭。
  普拉蒂尼的籌碼在於歐足聯一直是國際足聯的核心,擁有各大洲數量最多的53個成員國選票,其骨幹力量就是以德國、荷蘭為首。兩國公開聲明布拉特謀求連任是“恥辱”,也因此招受打擊。在世界足壇舉足輕重的德國人貝肯鮑爾被找了個罪名“禁足”90天,殺入世界杯半決賽的荷蘭人居然在同阿根廷隊比賽前三天被要求搬離已經居住了近一個月的大本營,理由是“國際足聯官員和贊助商成員將要入駐”。
  布拉特在失去歐洲這張最重要的底牌後,美洲就成了他不可或缺的靠山,加上已經壟斷阿根廷足協主席長達35年的格隆多納一直是他的死黨和在國際足聯中的“錢袋子”,布拉特當然想在世界杯祭出巴西和阿根廷這兩張牌來打壓歐洲。與此同時,布拉特還以在全球推廣足球為名,利用金元攻勢收買亞非拉美等足球落後地區的人心,當然“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看中的還是這些地區大把的選票。
  國際足聯是這麼個組織:它的影響力不亞於任何組織,財力富甲天下,卻不受法律、組織、民意的監督。在當今世界,這完全是一個呼風喚雨、為所欲為的獨立王國。他們既參加游戲,又負責制定游戲規則,所以永遠是理所當然的大贏家。但“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國際足聯在近40近的迅速膨脹過程中滋生了觸目驚心的醜惡與腐敗行為,但它早已失去了自凈功能,無論誰擔任這個組織的領袖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這個組織將以從什麼樣的形式迎來一場浴火重生的革命。  (原標題:布拉特想讓誰進決賽?)
創作者介紹

耆英饑饉

cg12cgpjg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