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軍事報道】88歲的“兩彈一星”元勛於敏獲2014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國家主席習近平9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親自為他頒獎。於敏是中國的“氫彈之父”,他當年取得的氫彈理論突破至今是全球兩大氫彈構型之一,被稱為於敏構型。像中國其他“兩彈一星”元勛一樣,於敏所從事的工作曾長期保密,他的存在直到1988年才被外界得知。
  這是一個迴腸盪氣、又會讓不少人有些哽咽的愛國故事。從今天市場環境下年輕人的視角望去,鄧稼先、錢三強、於敏以及他們的戰友們,幾乎是神一般的人物。他們什麼個人利益都不圖一頭扎進分佈在沙漠及深山中的研究機構和試驗場里,幾近“常年失蹤”。他們有的人沒能等到國家公開授勛,有的人等到了,已經白髮蒼蒼。他們都是這個國家頂尖的知識精英,他們的生命卻貢獻給國家做了構建共和國實力的基石。
  中國能在國際社會中第五個成為有核國家,是非常讓人慶幸的事。如果沒有那些英明決策和於敏那代人的偉大付出,中國的改革開放之路有可能改寫,中國的戰略自信絕不會有今天的質量。中國避免了印巴等後來擁核國家的曲折,牢坐在安理會五常的位子上,逐漸成為一支具有全球影響的戰略力量,於敏們的貢獻是決定性的。
  於敏獲500萬元人民幣獎金,輿論一致認為這是他應得的。看看一些小明星一年掙多少錢,人們就會忍不住想,獎給於敏那樣的功臣多少錢都不算多。
  每次依然健在的“兩彈一星”元勛走進人們的視野,都會帶來心靈的震撼。他們從共和國的前三十年走來,風塵僕僕,那是有過錯誤和曲折、被一些輿論稱為不堪迴首的年代。當我們批評那個年代的時候,總會發現一些最神聖的東西,或許每個時代都不是簡單的,都有它自己的驕傲。歷史的確是承前啟後的。
  今天的中國如此豐富、多彩,但像是很難再出於敏這樣的人。人們為“兩彈一星”元勛們的事跡唏噓,也會多少為今天的道德面貌有一番感慨。
  時代已變,於敏已難複製,但“兩彈一星”元勛的精神應當在這個國家長存,不斷照耀一代又一代的科學和知識界。
  市場經濟自有它的力量,它能在個人私心與國家需求之間搭建形形色色的有效橋梁。但“兩彈一星”精神絕沒有過時。市場經濟可以是血脈、肌肉,但它被證明成為不了支撐國家戰力的骨頭。
  於敏和他的時代同伴們都很愛國。客觀說,他們當時為之奮鬥的中國要比今天的中國差多了,但他們沒有嫌棄它,與那個中國共命運,也共榮辱。今天的經濟繁榮與和平為自由主義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生長土壤,國家被一些人認為不重要了,更有一些人宣揚個人主義的至高無上,反對愛國主義,這非常幼稚,與中國所處的真實大環境格格不入。
  今天的很多科學家也已經“市場化”了,他們被更加市場化的社會生活層層包圍。即使今天中國核心部門的許多科研人員,也會受到各種“俗念”的誘惑。大家都想一想於敏吧,想一想在1986年就去世,連改革開放的很多成果都沒有看到的鄧稼先,我們或許都擺脫不了對利益的考慮,但以他們做精神榜樣,的確能幫助我們不沉迷於名利場,永遠記得自己對國家和社會的那份責任。
  “兩彈一星”元勛每個人都是一面鏡子,整個中國社會都應堅持站在他們面前做對照,這是我們永遠都需要的勇氣和真誠。再現實的社會都應有一些理想主義,那樣的社會不僅健康,而且會多一點幸福。▲  (原標題:中國能牢坐安理會五常 於敏們的貢獻具決定性)
創作者介紹

耆英饑饉

cg12cgpjg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